高一第二冊都市單元補充資料~近4萬人被迫遷移,航空城土地徵收恐釀人道災難

2020-04-29風傳媒
這裡的房價都是被建商炒作的!」計程車一駛離桃園高鐵站,司機指著兩旁稻田與鐵皮屋交錯的聚落,「這裡就是以後的航空城,因為快要徵收了,建商都搶著進來買地。」受到武漢肺炎疫情衝擊,航空業前景未明,因航空城而起的土地賣賣卻絡繹不絕。
桃園航空城縮水不影響第三跑道- 生活- 自由時報電子報
住在機場東北邊崙仔後聚落的呂學信已到台北陳情多次,因為桃園航空城計畫於一三年公布後,這個村落始終不在計畫範圍內,沒想到在一九年的都市計畫審議會議中突然被納入徵收範圍。「過去不需要,為什麼現在需要?」針對他的疑問,政府從來沒有回答。
內政部於四月二十九日召開土地徵收審議大會(土徵大會)通過桃園航空城計畫後,交通部及桃園市政府即可分別徵收機場園區、周邊第一期開發地區的私人土地,共二五九九公頃,有六一九○戶,約一萬六三六七人將被迫搬遷;再加上第二期開發地區,共影響九千多戶,近四萬人。
民航局所需徵收的面積是一四一二公頃,開發目的主要為取得第三跑道與新增客貨運區、航機維修區、自由貿易港專用區及產業專用區等用地。桃市府則是負責周邊第一期約一一八五公頃的開發土地,目的是為因應桃園機場擴建所衍生之旅客、貨運量及周邊關聯產業發展。
二○一三年,時任營建署長葉世文通過「桃園航空城都市計畫」,總徵收面積高達三二○○公頃,引發在地居民抗爭。經過兩輪聽證會,雖有一二七公頃被劃出,但後續卻又劃入其他區域。眼見徵收期程逼近,卻不見相關的詳細安置計畫,整體開發計畫的必要性與正當性仍備受質疑。
「我的土地還有在種菜呢!」住在埔心溪旁、國道二號附近的呂先生在土徵大會前夕拉著鄰居,帶著一疊厚厚的文件,向台灣人權促進會、環境法律人協會與環境權保障基金會尋求協助。他們世居在此,利用住家附近土地做為零星農用,耿耿於懷的是土地徵收後就無法繼續農作。
安置計畫簡陋,欠缺產業衝擊評估
呂先生的鄰居則擔心:「補償金下來之後,我們找不到地方住。」政府進行區段徵收後,原地主可以依照徵收時的土地總價選擇領地或領錢,不過土地被徵收後往往改成住宅區或商業區,土地價格翻倍,地主即使領到錢也買不起原本大小的房子。
住在第一、第二跑道尾端自強社區的陳先生,也帶著五十份連署書前來。他的住家被劃入未來用於BOT招商的產業專區,徵收後無法回到原址居住,而其他鄰居的土地被劃為住宅用地,因為未來無法「一坪換一坪」,他們都不想被徵收。
「硬要徵收是導致航空城將面臨人權、人道災難最主要的原因。」環境權保障基金會研究員許博任認為,住宅與產業用地交錯並列,根本無助於開發。環境法律人協會專員徐孟平也質疑,航空城範圍內的土地若規畫做為產業專區,應該先通過環評才能徵收,但目前並沒有任何進度。
民間團體指出,航空城的安置計畫相當簡陋,應暫緩審議。(柯承惠攝)
民間團體指出,航空城的安置計畫相當簡陋,應暫緩審議。(柯承惠攝)
在地居民反對徵收的原因不盡相同,有些人不滿徵收補償、有些人不想離開世代居住的土地;台灣人權促進會居住權專員余宜家就質疑,桃園航空城都市計畫與徵收範圍反反覆覆,部分區域近期才被納入徵收範圍,以及部分區域的土地使用分區更動,顯示規畫內容沒有詳盡周延的考慮。

更嚴重的是,余宜家進一步指出,桃園航空城的安置計畫相當簡陋,不僅看不到逐戶的安置清冊,亦沒有評估徵收後對既有產業與就業人口的衝擊。「有多少居民會因一門牌多戶等居住型態,以及經濟弱勢、土地權值不足等因素,無法申請原位置保留、配得安置街廓,或無力承購安置住宅?」

居民人心惶惶,紛紛求助民團

「我們的土地不在大街上,估價只有八十四萬,這是要買什麼?」王大姐氣憤地說,即使有鄰居支持航空城計畫,大多數人也都不知道要先把地賣給建商、等待徵收之後配地或是領取補償金。沒有配套的開發計畫,搞得人心惶惶,時間越接近徵收,向民間團體尋求協助的人也越來越多。
桃園航空城的核心計畫第三跑道已經先於今年三月,不顧鄰近中油油庫的風險,火速通過環評,更加快航空城土地徵收的進度。經內政部於四月二十九日核定之後,桃市府預計於八月公告,明年一月開始徵收地上物,相關工作將交由增設的專責單位「航空城工程處」辦理。
交通部及桃市府都被要求必須擬定進一步的安置計畫,包括弱勢家戶、安置住宅、土地徵收公告及區段徵收的期程。桃市府率先表示,將在未來的第一期開發地區設置安置街廓及安置住宅,經過盤點戶數應該充足,將依循「先建後遷」、「離村不離鄉」及「一里一安置」三大原則辦理拆遷。(相關報導:桃園航空城縮減127公頃?正反方聽證會激辯更多文章
針對拆遷補償,桃市府承諾,徵收的農地未來可以分配四一%住宅區土地,建地可以一坪配一坪,並另外畫設農業專用區;另外,重建補償的金額介於每坪八萬至九萬之間,若是過去未取得建照的違建,市府研議補償費用以合法建物的九○%計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