藻礁 千年海岸的愛與死

作者:廖靜蕙(本報特約記者) 2014/02/02
藻礁所形成的地景之美,無以言喻。(攝影:呂東杰)桃園縣新屋鄉永安漁港北側,每當低潮線時,一片完整的礁體顯露,礁體間生機盎然。此地地質資料一直記載為珊瑚礁,直到1998年台大海洋研究所教授戴昌鳳調查時才發現,這片礁體是由珊瑚藻為主建造的生物礁,推估至少歷經7000多年才形成, 國人由此開始認識藻礁。
桃園海岸是由珊瑚藻類等造礁生物遺骸建造而成的生物礁,造礁的首要條件是固定的底質,而桃園台地沖刷下來的大卵石及礫石恰好是適合的底質。這種生物礁每年都會因造礁生物附著生長後留下石灰質而增加礁體。有別於珊瑚是以骨幹造礁,藻礁是植物造礁,每年一層一層慢慢長,累積速率很慢,速度遠比不上珊瑚造礁。
觀音藻礁區成長中的造礁藻類,呈現著鮮紅欲滴的顏色。(攝影:潘忠政)然而,當我們得知這片珍貴藻礁的存在時,它已因工程、工業污染而奄奄一息,僅剩桃園縣觀音海岸的小飯壢溪口至新屋溪口間,有寬達500公尺、長約4公里的完整藻礁尚存一線生機,最近當地居民積極連署拯救千年藻礁,為後代子孫留住珍貴資產。
在新北市石門區的白沙灣、三芝鄉的淺水灣及屏東縣恆春的風吹沙等地也有面積大小不一的藻礁分布,基質及成因卻不盡相同,在屏東縣恆春風吹砂的珊瑚藻礁,同樣也因為環境條件較佳,還很活躍,但規模遠小於觀音這片藻礁。

漁場兼海岸防線

新北市石門區外海的老梅藻礁,每年2月中到4月上旬,條狀石槽上布滿石蓴與滸苔藻類,形成獨特地景。只是隨著炎炎夏日到來,這些藻類開始褪色,並自石槽上脫落,露出深褐色基底的火山礁岩。美麗的景象是綠藻附生在岩石上造成,但嚴格來說,不能稱為藻礁。
藻礁提供底棲生物生存空間,和珊瑚礁一樣珍貴。但要看珊瑚礁,往往得潛水,而藻礁以及悠游其中豐富的底棲生物,只要站在岸邊就可看得到。世居新屋鄉永興村的村民提到這片海時,充滿不捨的情感,這裡曾經是一個豐富的漁場,漁民搭著舢舨船就可以捕獲上萬斤的魚,因為如此豐富的魚獲量,才有現在的永安漁港。
藻礁的生物多樣性不可估量。台灣從熱帶的珊瑚礁海域過渡到亞熱帶非珊瑚礁岩海域,藻礁的存在讓海洋環境更多樣化,學者在一塊20~30公分的藻礁裡就可以發現好幾門生物。
新屋溪口拍的網紋招潮蟹。(攝影:潘忠政)觀音海岸早年有撿不完的貝殼,因為海水當時很乾淨,現在雖然水質差,貝殼少很多(攝影:潘忠政)觀新藻礁的藤壺。(攝影:潘忠政)藻礁潮池裡也可以看到海葵。(攝影:潘忠政)
除了生態系扮演的角色,經過數千年累積的藻礁,也是台灣西部海岸變遷的證據之一。可由一層一層的珊瑚與綠藻的剖面來研究海岸或氣候的變遷。
司氏酋婦蟹(Eriphia smithi)是藻礁最搶眼的優勢蟹種。(圖片來源:劉靜榆)身手矯捷的白紋方蟹(Grapsus albolineatus) 常躲於藻礁孔隙中。(圖片來源:劉靜榆)
去年311日本大海嘯後,巨大堤防無力擋住海嘯的侵襲,台灣幾次天災,也證明人造堤防阻擋不了大自然。而在海岸千年守候的藻礁卻具有消波的功能,是天然的海岸屏障,可說是守護台灣國土的第一道防線。

被污染的傷心海岸

觀音、新屋外海海岸。(攝影:劉靜榆)
但曾幾何時,這片美麗的海岸卻讓居民掉眼淚,不但常見的魚種、魚群消失了,還常出現紅色的海水,有如陰陽海。大型開發案包括港口闢建、工業區廢水排放或開挖工程造成沈積,已使大園新街溪與老街溪間的海岸藻礁不再生長。觀音、新屋外海的藻礁是不是也會步上後塵?
2001年,先是觀塘工業區正式動工,進入藻礁海岸填海造地,為了觀塘港打混凝土地基,不知損毀多少藻礁。台電大潭火力發電廠突堤則直接切割藻礁;中油天然氣管線偷跑等於又在傷口補一刀;好像嫌這樣不夠, 為了預防大潭電廠突堤效應產生的海岸退縮, 水利署第二河川局又在周邊蓋一道堤防,並投擲消波塊,讓藻礁只剩一口氣。
中油在桃園縣觀音海岸進行天然氣地下輸油管工程,直接在藻礁上開挖,挖出的土方又覆蓋在右側藻礁上。(攝影:劉靜榆)大潭電廠突堤效應所蓋的堤防,讓藻礁逐漸死亡。(攝影:劉靜榆)
此外,觀音與大園工業區工業廢水排入海中,讓藻礁無法生存,也讓海洋生物受害。環保署雖於2008年2月查獲業者未依規定處理廢水並違法繞流排放,並提起行政訴訟,追討業者不當利得1億3000 萬元,包括工業局、聯合管理中心也連帶處分,但纏訟多年,至今勝敗未分,然而海洋生態受的傷害,遲早有一天回到人類身上,輸贏早有定論。

全民串連搶救藻礁

觀音、新屋鄉居民發起串連活動,要求政府盡快劃設保留區。(攝影:呂東杰)觀音、新屋外海這片藻礁,有學者認為具有世界遺產潛力,2008年林務局依《文化資產保存法》列冊追蹤,桃園縣政府原可依此公告為暫定自然地景,但3年多來以各種理由推拖,毫無作為。直到最近幾次立法院召開公聽會,加上居民發起一連串搶救行動,縣政府才改口自籌千萬預算劃設保護區。今年,居民為這片僅存的藻礁命名為「觀新藻礁」,串連全民關心。
藻礁記錄了台灣地理及氣候的變遷,也是許多海洋生物的生活空間, 並兼具消波防洪的功能,7000年以上的珍貴資產是否在我們這一代走入歷史?答案,正握在我們每個人手中,請參加「搶救觀音藻礁,請桃園縣政府盡速公告為自然保留區」網路連署
※ 原刊於《台灣教會公報》第3148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