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三第五冊北美洲補充資料~新北美貿易協定具指標性

 旺報 


美國總統川普自上任後,兌現重新協議「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AFTA的競選承諾,不讓美國製造業流失更多工作機會。經各方協商人員彼此縱橫裨益,終於達成送交國會通過的版本,顯示美國、墨西哥和加拿大揚棄政治成見,新的貿易協定命名為《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定》(USMCA),具有24年歷史的北美自由貿易架構終獲延續。
上世紀80年代起,伴隨日本經濟強盛在全世界攻城掠地,而歐洲經濟一體化的整合步驟加快,美國與加拿大在國際經貿的競爭優勢相對減弱,迫使雙方都意識到進一步強化雙邊經濟貿易關係,建立美加自由貿易區的重要。時任美國總統雷根便倡議包括美國、加拿大、墨西哥及加勒比海諸國等「北美共同市場」的設想。至1989年美加自由貿易協定正式生效,為後來的加入墨西哥三方簽署的NAFTA打下堅實的基礎。
川普當選時言之鑿鑿要改造NAFTA,終讓NAFTA迫於2017年8月重啟談判,關鍵在於美、墨之間的談判,協議關鍵有3:其一,北美生產的汽車零部件比例從舊版的62.5﹪上升至75﹪;其次,為了遏制車企將就業機會轉向墨西哥,40﹪至45﹪的汽車零部件的時薪調升為16美元的工人生產;第三,每6年評估一次協議,並可根據評估結果,可將協議期限延長16年。
美國與加拿大之間最大的分歧也在於汽車業,川普動輒以國家安全為理由,對出口至美國市場的汽車加徵25﹪關稅之際,從加拿大出口至美國並不受關稅打擊的汽車數量,從原先200萬輛增至260萬輛。此外,在美國與加拿大的另一經貿癥結在於爭端解決機制,加拿大為保護國內木材業與其他品項,不受美國反傾銷關稅打擊,同意開放的國內乳品市場給予美國酪農業。
NAFTA不僅是全球範圍最大的自由貿易區,亦為自由主義論者談及多邊經貿協議的典範,NAFTA使美、墨兩國從水火不容的敵對立場,轉為經濟互賴的貿易夥伴,可謂功不可沒。川普在競選角逐總統大位之時,就曾多次重炮抨擊柯林頓夫婦所主導的NAFTA是一大災難,讓美國損失好幾百萬個就業機會,其中多數都被墨西哥搶走,光是2016年,美國對墨西哥的貿易逆差就高達620億美元,川普無法接受多邊貿易協議對美國所產生的結構性制約,試圖扭轉美國藍領階層在NAFTA下所蒙受的損失。
關於北美自由貿易協議的爭論,贊成者視為國家間經濟合作的最佳典範;反對者質疑北美自由貿易區的成效有限,且伴隨失業率上升、貧窮人口增加及環境汙染惡化等負面影響。相較於停滯不前的歐盟或東協,兩岸廠商經營北美市場的環境較為單純,美國、加拿大及墨西哥的產業型態在垂直分工仍重於水平競爭,意識形態差距及歷史恩怨不若歐盟及東協內部成員激烈,北美自由貿易畢竟是最富庶的國家與發展中國家所共同建立的經濟集團,拋下政治成見而重新上路的USMCA,其重要性不可言喻。
(作者為北京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博士生)
(旺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